兴业银行也要发行500亿!又一批银行可转债计划密集公布,还有这些银行已发行完毕

又见银行可转债发行大规模计划!

5月21日晚间,兴业银行公告称,该行当日董事会全票通过了关于发行不超过500亿元A股可转债的相关议案,并在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按照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这也是近两个月内第三家披露可转债发行计划的上市银行。此外,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苏州银行年内已陆续完成可转债发行,合计发行规模达400亿元。

目前,该行可转债发行方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及监管部门核准。同时,该行6月中旬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还将审议1000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计划、新一届董事会及监事会候选人等重要议案。

兴业银行拟发行500亿元可转债

事实上,早在2020年1月,就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兴业银行发问“是否有可转债发行计划?”当时,该行回应表示,“将视业务发展需要,动态论证相关方案”。

5月21日,该行可转债发行方案正式落地。当日,兴业银行通过董事会决议,拟发行不超过500亿元A股可转债,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支持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兴业银行也在公告中对此次可转债发行的必要性予以明确:

一是,为了满足资本监管要求。截至去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33%、10.85%和13.47%。

该行认为,虽然目前资本充足水平仍能满足当前资本监管要求,但在监管力度不断加强背景下,有必要进一步夯实资本基础,在满足未来发展需要的同时,预留缓冲空间,提升风险抵御能力,以灵活应对不断变化的外部经营环境及监管环境。

二是,为了支持全行转型发展。根据对银行业发展趋势的总体判断并结合自身实际,该行预计,未来几年内业务发展将保持较稳定的增长。

同时,公告表示,该行将坚持客户为本、商行为体、投行为用,积极打造新的增长点;坚持走多市场、综合化发展道路。因此有必要在内部利润留存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外部融资,为全行未来发展提供坚实的资本基础,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

兴业银行称,本次发行可转债将进一步增强全行资本实力和风险抵御能力,有利于推动持续健康发展,符合该行整体发展战略及全体股东的利益,是必要且可行的。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可转债发行方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及监管部门核准。同时,该行股东大会文件显示,会上还将审议1000亿元二级资本债发行计划。

具体来说,考虑到目前较为有利的资本补充外部监管环境,以及上半年300亿元二级资本债、100亿元次级债到期的实际情况,该行计划一次或分批在境内外市场发行不超过1000亿元二级资本债,募集资本用于充实二级资本。

两个月3家!可转债发行方案密集披露

兴业银行也是近两个月内第三家披露可转债发行计划的上市银行。在这之前,重庆银行、成都银行分别于3月末、4月末披露可转债发行方案,拟发行规模分别为130亿元、80亿元。

至此,2016年以来,已有22家上市银行披露可转债发行预案,合计拟发行规模近4400亿元。其中,2385亿元可转债已完成发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苏州银行即于年内分别完成200亿元、150亿元和50亿元可转债发行。

此外,民生银行曾在2017年3月披露500亿元可转债发行计划,但至今未取得证监会核准;交行2018年4月披露的600亿元可转债发行计划虽然顺利过会,但直至核准文件过期也未能完成发行。

事实上,与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相比,可转债完成转股后可以直接补充银行核心一级资本,转股前的融资成本也显著低于其他资本工具,是其他资本工具的有益补充。

但同时,可转债发行门槛较高,目前仅限于上市银行,且发行流程较长,转股耗时也相对较长,资本补充效率相对较低。因此,并不算是上市银行补充资本的主流选择。

数据显示,从2003年民生银行发行首只可转债以来,已有20家A股上市银行合计完成21支、3700亿元可转债发行。其中,已有8支正式摘牌退市,且均以99%以上转股的形式退出,但只有宁波银行、平安银行可转债在短时间内完成全部转股。

今年4月,人民银行联合银保监会发布《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规定(试行)(征求意见稿)》,对纳入D-SIBs的银行提出了更高的监管资本要求。假设在最新财务报告期应用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要求,根据初步测算,大部分股份行和部分城商行都会面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紧张的局面。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目前DSIBs要求还处在征求意见阶段,较大概率从202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预计将催化存量银行可转债的转股诉求,同时将促使更多银行转债发行计划加快提上日程。

国金证券周岳团队则于2020年7月发布研报认为,后续监管部门很有可能降低可转债的发行门槛,允许符合条件的非上市银行发行可转债。

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名单出炉

披露500亿元可转债发行计划的同时,兴业银行第十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名单正式出炉。

根据公告,该行第十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合计14人,包括5名股权董事、4名高管董事、5名独立董事。与去年末董事名单相比有一定变化。

其中,中国人保、中国烟草派驻的股权董事分别更换为李祝用、肖红,代表“天安系”的奚星华退出新一届董事会名单;陈逸超、林腾蛟则是股权董事中的老面孔,分别代表省财政厅、阳光控股。

此外,5月11日正式就任兴业银行党委书记的吕家进也进入新一届董事会,成为股权董事候选人。在经过必要的监管审批等程序后,他将正式出任兴业银行董事长。

在这之前,吕家进陆续担任邮储银行行长、交行副行长、建行副行长等职,曾先后分管交行同业业务、对公业务,2020年7月调任建行后又分管该行零售条线。

5月17日,上任不久的吕家进还主持召开兴业银行总行党委会议。会议强调,要深入推进“1234”战略,加快数字化转型,打造绿色银行、财富银行、投资银行“三张名片”,一张蓝图绘到底;要坚持党管干部、党管人才,把握正确选人用人导向,创新人才发展体制机制,建设高素质专业干部队伍。

新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名单中,高管董事变化最小。其中,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副行长陈锦光、副行长陈信健继续在列,副行长孙雄鹏则新获选进入董事会。

此外,去年末该行5名独立董事中,只有苏锡嘉、林华两人现身新一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Paul M.Theil、朱青、刘世平则退出新一届董事会,取而代之的是陈国钢、贲圣林、徐林。

其中,陈国钢现任平安集团前海金交所首席执行官;贲圣林现任浙江大学教授、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和国际联合商学院院长等职;徐林现任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