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隆精密闯关创业板IPO 逾九成股权由实控人家族持有

又一家精密结构件生产服务商欲闯关创业板。

据深交所官网显示,目前贝隆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隆精密”)的创业板IPO已获受理。招股书显示,贝隆精密股权逾九成掌握在实控人杨炯、王央央及其亲属手中,有着浓厚的家族式企业标签。此外,2018年-2020年,贝隆精密客户集中度逐年升高,其中,逾六成营收依赖第一大客户舜宇光学。

实控人家族持股逾九成

从贝隆精密的股权关系中可以看出,贝隆精密系家族式企业,实控人杨炯、王央央及其亲属共持有公司股份约92.5%。

招股书显示,贝隆精密从事精密结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运用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智慧安居及汽车电子等行业。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杨炯直接持有公司70%的股份,通过宁波贝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贝宇”)间接控制贝隆精密10%的股份,王央央系杨炯配偶,直接持有贝隆精密7%的股份。杨炯、王央央夫妇合计控制贝宇精密87%股份的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贝隆精密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杨炯、宁波贝宇、王央央、杨晨昕、王冬峰。不仅杨炯、王央央夫妇二人持有公司股份,二人亲属也出现在公司前五大股东名列。其中,杨炯及王央央二人之女杨晨昕持股3%,王央央之兄王冬峰持股2.5%。杨晨昕、王冬峰二人并未在贝隆精密任职。经计算,上述亲属合计持有贝隆精密5.5%股份。综上,贝隆精密前五大股东均属于杨炯、王央央家族,杨炯、王央央家族共持有贝隆精密股份高达92.5%。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一般公司实控人控股权集中问题会引发证监会的重点关注。“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产生诸多弊端,比如大股东随意侵占小股东利益、完全控制公司以及下属公司经营等。”布娜新如是说。

舜宇光学贡献逾六成营收

2018年-2020年,贝隆精密第一大客户舜宇光学贡献逾六成营收。

具体来看,报告期内,贝隆精密对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36%、90.74%和92.92%,贝隆精密客户集中度较高且比例逐年上升。其中第一大客户舜宇光学是贝隆精密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贝隆精密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1亿元、2.46亿元、2.53亿元,其中贝隆精密向舜宇光学实现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6亿元、1.74亿元、1.58亿元,对舜宇光学销售金额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5.65%、70.55%和62.37%。

对于客户集中度较高的原因,贝隆精密解释称,精密结构件产品专用性较强,若企业以小客户为主,往往会出现单笔订单数量较少和订单种类繁多的情况,由此则增加企业模具开发环节的工作量、生产线的调试次数以及产品切换频率,进而增加成本的支出,影响公司盈利水平。

但同时,贝隆精密也指出,若未来与舜宇光学等主要客户合作出现不利变化等原因引起市场份额下降,将导致主要客户减少对公司产品的采购,贝隆精密的业务发展和业绩表现将因客户集中度较高的情形而受到不利影响。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大客户依赖问题一直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一旦大客户发生较大变故,将对公司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拟募资5.06亿元扩产

本次冲击创业板,贝隆精密谋求扩张来满足下游客户需求的增长和定制化要求的提升。据贝隆精密招股书,公司拟募资5.06亿元扩产。募集资金中,3.2亿元用于精密结构件扩产项目,6590万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剩余金额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贝隆精密表示,公司的主要客户均为各细分行业龙头企业,该部分客户的产值规模大,相应对配套精密结构件的需求量较大,故需要相当规模的供应商提供配套的产品和服务。随着下游客户的发展,对供应商的供应能力不断提升,但贝隆精密现有产能较难满足下游客户需求的增长和定制化要求的提升,将成为制约发展贝隆精密的重要因素。因此,为满足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贝隆精密亟须扩充产能,拓展业务规模,从而进一步凸显规模效应。

不过,募投项目的成果待考。贝隆精密提示风险称,募投项目建成后,将新增大量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研发投入,预计年新增折旧及摊销费用金额较大。如果行业或市场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导致募投项目无法实现预期收益,则募投项目折旧及摊销费用支出的增加可能导致贝隆精密利润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贝隆精密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