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辉光电冲刺科创板 边亏损边打价格战是否可持续?

9月22日,vivo发布其首款智能手表产品vivo WATCH,该产品搭载一块AMOLED材质的高清显示屏, 而这块屏幕由国内AMOLED厂商上海和辉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辉光电”)独供。

和辉光电为国内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制造商,专攻小尺寸AMOLED的研发、生产和销售。9月11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和辉光电科创板IPO申请已获问询。

AMOLED为“主动矩阵有机发光二极管”的英文简称,是基于电极发光的第三代显示技术。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主要应用于智能穿戴、智能手机、平板笔电和车载应用等下游领域。三星手机以其自制的AMOLED屏幕闻名,iPhone旗舰机型目前也已经广泛应用AMOLED屏幕。相比LCD显示技术,AMOLED具有画质优良、节能、环境适应性强、形态可塑性强等特点,但其成本也相对更高。

和辉光电招股书中介绍,公司是行业内最早实现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量产的境内厂商,开启了半导体显示面板国产化的进程。和辉光电目前建设了2条不同世代生产线,均可生产刚性及柔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产品,其第四、五代AMOLED生产线量产产能15K/月,第六代AMOLED生产线规划产能30K/月,已量产产能为15K/月。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不同统计方发布的排行榜中,2019年和辉光电AMOLED智能手机面板出货量占据第二到第五名不等,如CINNO Research指出,全球AMOLED智能手机面板发货量前五位分别为三星显示SDC(85.2%)、京东方(4.0%)、维信诺(3.5%)、LG Display(2.7%)、和辉光电(2.7%)。

和辉光电在招股书中写道,公司刚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量产产能位居国内首位,全球第二。

三年半亏损35亿元

让和辉光电头疼的是,在友商纷纷实现盈利的同时,自己还未走出亏损泥潭。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和辉光电分别实现营收6.16亿元、8.03亿元、15.13亿元和9.21亿元,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亏损并未有所缓解,上述报告期内扣非净利润分别实现-10.33亿元、-9.09亿元、-10.28亿元和-5.65亿元。

即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和辉光电扣非后合计亏损达35.35亿元。

与之相应的,和辉光电毛利率持续为负,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4.12%、-10.17%、-31.53%和-28.47%。

和辉光电在招股书中对此解释称,从项目建设到达成规划产能,完成良率爬坡,实现规模效益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一般前期固定成本分摊较大,单位成本较高而产生亏损。

记者注意到,这或许与和辉光电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有关。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和辉光电的主要产品定价远低于行业平均定价,其智能手机类AMOLED面板产品的平均单价分别为13.90元/片、16.61元/片、15.70元/片和15.78元/片,而行业平均单价分别为31.40元/片、23.28元/片、24.90元/片和23.65元/片,均高于同期和辉光电的产品平均单价。智能穿戴类产品价格对比趋势亦与之相似。

作为技术密集型行业,公司持续不断加大研发投入作为支撑。公司研发投入从2017年的1.6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4.16亿元,与之对应的当期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24%、22.4%、27.52%。

此外,和辉光电还提示了资产减值风险。据招股书数据,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和辉光电存货的账面余额分别为2.51亿元、2.63亿元、4.86亿元和7.09亿元。

从客户方面来看,2020年上半年营收中有27.94%来自华为,为和辉光电第一大客户,而受制于美国禁令,华为手机在未来的出货量面临较大的下滑风险,同时提升了和辉光电存货减值的风险。

资深互联网产业观察家丁道师向记者表示:“科技行业从投入研发到市场盈利总需要一个时间和过程,京东方等公司成立时间长,也是经历过类似过程。对于和辉光电来说,还是需要时间来检验它的产品投入能否产生预期的效益。”

对于持续亏损以及其他业务相关问题,记者致电和辉光电董事会办公室,并将采访函发送至其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应。

慢于友商的柔性屏

和辉光电方面认为,在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行业,生产具有较为明显的规模经济效应,产能规模是影响竞争实力的重要因素,相较于同行业其他公司,和辉光电目前产能小于三星电子、LGD等,不利于和辉光电进一步发挥产销规模经济效应。

此次冲击IPO,和辉光电计划募资100亿元资金,其中80亿元用于第六代AMOLED生产线产能扩充项目,2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和辉光电方面表示,投产完成后,公司第六代AMOLED显示项目产能将达到设计产能,即30K/月,未来该项目仍需要的资本性支出金额约为25亿元。2020年1月~6月,和辉光电第四、五代AMOLED生产线产能利用率达85.48%,第六代的产能利用率为93.74%,核心技术给公司贡献了全部的收入。

不过,和辉光电并非唯一加注第六代AMOLED生产线的厂商。

京东方已在成都和绵阳拥有两条第六代柔性AMOLED面板生产线,另有重庆和福州生产线在建设和规划。

今年5月15日,维信诺发布公告称,拟定增募集120亿元用于第六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升级项目,进一步提升公司柔性AMOLED产品的产能;5月18日,深天马A(000050.SZ)第六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项目在厦门火炬高新区全面开工,该项目总投资高达480亿元;9月8日,深天马A公告称将定增募集55.6亿元用于建设第六代LTPS AMOLED生产线二期项目。

和辉光电的两条不同世代的AMOLED生产线均能生产柔性AMOLED面板,但其并未公布柔性AMOLED面板的产能情况,其表示:“目前,公司以刚性AMOLED半导体显示面板为主。”

“其实柔性面板也是当前面板市场发展的大势所趋吧。”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向记者表示,“我们看到,柔性屏市场已经不是当年的蓝海,市场已经变成了激烈的红海竞争格局,对于和辉光电等市场参与者来说,都面临着巨大的市场压力。和辉光电面临这样的竞争压力,也应降低成本并提高研发能力找出差异化发展之路。”

丁道师则认为:“柔性面板确实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但并非全部趋势,任何创新技术都需要经过较长时间的发展与检验,未来一段时间还是多种类型的面板共存的局面。”


打新股,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打新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