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复牌未能躲过跌停,债务危机何时过去?

胆战心惊了半个多月时间的投资者,最终还是未能躲过呼啸而下的“铡刀”。2月19日,华夏幸福(600340.SH)复牌便遭遇跌停。华夏幸福债务危机尚未过去,包括中国平安等在内的所有投资者,还将继续遭受因为投资了华夏幸福而带来的烦恼。

复牌跌停

2月19日,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华夏幸福,复牌即遭跌停。

当天,华夏幸福以8.51元跌停价开盘。直至收盘,股价一直被死死“摁”在跌停板上,封单达82万手,较早盘增加了32万手。

股价跌停,中小投资者最“受伤”。在华夏幸福股吧,有投资者表示浮亏幅度已经超过40%,也有投资者表示亏损近300万元。

被坑的不仅仅只有广大股民,还有它的第二大股东——中国平安。在2018年7月和2019年1月,中国平安分两次,分别以23.65元/股和24.597元/股的价格从华夏幸福大股东华夏控股手中合计获得7.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5.25%的股份,并一跃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华夏幸福复牌后跌停,股价为8.51元/股。按此推算,平安资管已浮亏110亿元左右。

对此,平安集团总经理、联席CEO谢永林在2月4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华夏幸福的风险敞口一共540亿元(股权投资180亿元,表内债性投资360亿元),会根据进程计提拨备。当然,并不代表损失540亿元。

随着华夏幸福的股价进一步下跌,市值已不到400亿元。而在2017年,华夏幸福的市值一度突破千亿元,这在当时,是何等的风光!

资金缺口很大

从最开始时的否认,到承认并想方设法化解债务危机,华夏幸福最近一直显得很忙碌。

早在今年1月初,市场传言,华夏幸福1月10日到期付息的两笔非公开债券共18亿元,存在兑付风险。但在1月8日,有消息人士透露,上述18亿元债券应支付的利息已经兑付。而在1月7日,华夏幸福方面也回复表示,该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颇为吊诡的是,1月28日,华夏幸福公告,公司拟筹划以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购买朗森汽车产业园持有的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3.34%股权。公司股票1月29日停牌。

然而,此举随即遭到市场质疑。更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是为了避免股价大幅波动而采取的“障眼法”。而2月18日公告称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更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此前停牌的动机。

2月1日,华夏幸福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组建并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创始人王学文发声并对职权人公开致歉。当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首次对近期的债务问题做出披露。公告称,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但公司的可动用资金仅为8亿。

2月5日晚间,华夏幸福再次发布公告称,近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关于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质押的通知,本次质押股数为1.90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3.5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86%,质押融资资金用途为缓解公司流动性。

根据华夏幸福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342.64亿的短期借款和597.6亿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就是说,相较华夏幸福近期仅有的8亿可动用资金来说,其一年内的资金缺口很大。

未来增长存疑

那么,华夏幸福是否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来度过此次危机?有这可能!但也有第三方研究机构在“泼冷水”。

此前不久,中金公司发布报告《拨云见日,去伪存真:数说“三条红线”》,其中对26家样本房企的达标过程进行了推算。结果显示,为实现降档目标,“红档”房企华夏幸福未来年份拿地强度将下降,存量土储规模难以提升,土储覆盖倍数维持在1.3倍左右;同时,公司存量土储质和量上存在不足,中金公司估算公司当前未售货值约1300亿元,仅能覆盖未来1年左右的销售额,存量土储中三四线城市占比75%,环京地区占比52%,去化难度偏高,共同导致销售增长可能失速。

此外,中金公司还指出,华夏幸福现有存量的住宅、商办项目以及产业园区后续仍有大量刚性开发支出,预计华夏幸福经营性现金流将持续承压,“转正”难度较大。此前,华夏幸福一直只出不进,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出318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流出251亿元。

中金公司预计,华夏幸福不仅无法完成2020年业绩对赌要求,其中房地产结算收入560亿元,产业发展服务收入335亿元,对应归母净利润132亿元,同时考虑到预收房款同比持续下降,华夏幸福未来结算收入和利润增速仍然会面临压力。

最后,中金公司坦陈,对华夏幸福销售和盈利的增长判断低于市场预期,并因此而下调未来两年的盈利预测。同时,还将华夏幸福投资评级由跑赢行业下调至中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